目前分類:海軍不出海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海軍新兵訓練中心結訓之前,會依照每個人的學經歷、專長及志願分發兵科,例如電子、氣象、雷達、航海、食勤之類的兵科項目,等到結訓後再按照個人兵科類 別到不同的專業學校訓練,依兵科不同在學校受訓的時間長短也不同,有的是兩個月,有的長達四個月。我被分發到的兵科是雷達士,說真的,我實在不懂我的學經 歷及專長項目有哪一點會跟雷達沾上邊…不,應該說正常人的經歷是不應該與雷達沾上邊才對。

不過,相較於新兵訓練中心,在海軍通信電子學校接受雷達專業訓練的日子簡直像是回到大學生活似的。雖然還是軍隊化專理,但是除了偶爾的體能訓練之外,大部份的時間我們都是在教室內上課實習,不用再每天泡在那該死的游泳池裡游那個該死的蛙式了。

輕鬆愉快的生活總是過得特別快,隨著在學校的專業訓練即將結束,決定我們往後一年多軍旅生涯命運好壞的日子來了,準備抽籤分發部隊。

抽籤那天所有準備結訓的阿兵哥全被帶到一間大禮堂集合,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的,我卻有一種刑事案件被告被帶到法院等候判決的心情,仔細回想,台灣男人入伍 服役絕大部份是懷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心態吧?在這裡,幾乎沒有一件事情是可以按照你自己的自由意識去決定的,除非你擁有某種特殊關係,那就另當別論。

我不清楚陸軍與空軍的部隊怎麼分發,海軍因為是以各艘軍艦及各種陸上單位來分別,所以籤別五花八門,例如濟陽艦、准陽艦等(稱為陽字 號),福山艦、玉山艦等(稱為山字號),另外還有潛艦、小艇、各軍區司令部、各艦隊指揮部、各海軍雷達站之類的籤,單位雖然很多,不過我們自己原則上會大致分成陸地籤與船籤兩種。在海軍,通常在陸地單位遠比在上船輕鬆很多。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你應該是急性肺炎,需要住院觀察兩天。』診療所的醫官用著聽不出任何情緒的平板聲音,逕行宣判。

平常聽見醫生說這句話應該會有點驚慌或沮喪。不過,我現在聽到卻是隱隱帶著一絲喜悅的情緒,就連扶著我來這裡的兩個同梯新兵都難掩興奮地問醫官:『報告醫官,他這兩天需不需要有人照顧?我們非常樂意發揮同袍情誼自願留守!』

我本來就不算身強體壯,加上不黯水性,進入海軍新兵訓練中心後,在每天密集的操練與游泳課程之下,我的身體終於開始發出抗議的訊號,首先是輕微咳嗽,接著頭昏、四肢無力,然後開始高燒不退,咳嗽加劇到胸口隱隱作痛,甚至有些呼吸困難的情況發生。

在早上集合的時候,我沒有出現在集合場,於是教育班長走到我的床舖前面,用著像是在驗屍體的動作及眼神,摸摸我的額頭,看看我的眼睛、口腔、舌頭,然後命令兩個班兵將我送來新訓中心的診療所就醫。

『不用,你們把這張住院証明回去給班長,請他每天派人過來探視並回報狀況給中隊。』醫官在辦公桌上寫著証明,一句話打擊了兩個想要藉機出公差打混摸魚的脆弱心靈。

於是他們兩個就帶著失望的表情悻悻然地離去。不過,我非常清楚,他們一定會先去福利社晃晃,再找個隱密的地方,抽幾支菸,喝完飲料,才會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去那個我們沒有名字只有編號的地方。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不知道大部份的人是怎麼學會游泳,我是在入伍服義務役時學會的,或許這是我在軍中所學習到唯一出社會後還有用處的技能。

我在民國八十四年六月入伍,服役的軍種是海軍,新兵訓練中心位於高雄左營。那年夏天異常炎熱,南台灣熾熱的陽光簡直像要把一切都融解掉似的,毫無保留地將光和熱灑落在萬物上,我還記得走在通往新訓中心的柏油路上時,腳上的球鞋感覺就像會黏在柏油路上,每走一步就發出奇怪的聲響。

不過,很快地我就非常慶幸自己是在六月的酷暑中進入海軍服役,而不是在冬天。我實在很難想像每天在十度以下低溫泡在冷水池整個下午會是什麼樣的滋味。

海軍的新兵訓練項目,除了與其他軍種相同的基本操練之外,最重要的項目就是游泳,每個新兵必須學會用蛙式游完200公尺才能結訓,所以只要是沒有下雨的日子,我們幾乎都是在游泳池渡過的。

在炎炎夏日裡,能夠整天泡在水裡,聽起來好像挺不錯吧?真的,對於入伍前已經會用蛙式游泳的新兵來說,確實很爽快又輕鬆自在。但是對於像我這種旱鴨子來說,那簡直像是身處在地獄般的痛苦。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