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懂了,不介意我再點杯咖啡吧?」他告訴自己不能丟臉,既然人家都已經講的這麼明白,再談下去只是讓自己更沒台階下而已,雖然還是非常不甘心…雖然還是非常喜歡著她…

「對不起,我知道自己說這些話很傷人,但是我相信把話講清楚,對我們彼此都好。」

她又把視線再度轉向窗外,外面仍然飄著細雨,對面名牌服飾店的櫥窗裡正展示著今年最新款的春裝,透明玻璃上面貼著設計感十足的白色「New Arrival」字樣。

確實,這一切對他來說,真的是「New Arrival」,真他媽的是全新體驗,完全是新貨入荷。他請服務生幫自己的咖啡續杯,忽然很想抽菸,這才發覺自己原來已經戒菸三個月了,現在他反而生氣自己沒事戒什麼菸,而且還是為了眼前這個狠心的女人。

「既然妳已經說明白了,雖然我還是很喜歡妳,但是我想我們就回到原點重新開始吧。」他勉強擠出比麥當勞服務員還要假的笑容,不笑還好,笑了反而讓自己看起來更加淒涼。

「希望你真的能說到做到,不然我們連朋友都當不成,你懂嗎?」她轉頭回來看著他,眼神看起來雖然疲憊卻帶著堅定的感覺,口氣聽起來就像是老師對著學生訓話一般。

他點頭表示了解,心裡卻是百般的不願意與不解。

服務生將咖啡送來,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媽的,真難喝,連咖啡都要跟他作對,現在他也開始有點討厭起日本這個地方了。

「我要先走了,我媽今天有事情找我,你明天就要回台灣,早點回飯店整理行李,明天如果我有時間再去機場送你。」

她說完話,立即拿著包包離開座位,轉身往店門走去。

「你別想太多,放輕鬆點,希望你這次來東京玩的愉快…還有,生日快樂…」走了兩步,她像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停下腳步對他說。

別想太多?放輕鬆點?玩的愉快?我可以捅妳兩刀,然後請妳別想太多,放輕鬆點,希望妳被捅的很爽快嗎?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他心中這麼想著。

他拿起杯子又喝了幾口咖啡,幹…這是什麼爛咖啡啊?他發現這杯咖啡就好像是自己可笑的愛情寫照,又苦又澀又酸,現在還多了一股鹹味,因為他的眼淚終於不爭氣的流下來了…

他拉著行李箱踏入成田機場的登機門,果然如他所意料的,她並沒有出現。迎接他的30歲開場序幕,居然是這麼糟糕的開始。

回到台北後,如同大部份失戀的人,他將時間盡量用工作來填滿,休假就呼朋引伴去玩,他害怕空閒,害怕孤單,因為他會想念起在東京的那個她。

他當然還是愛著她。即使他認為自己被她欺騙、被她玩弄,不過他仍然還是沒法阻止自己的思念。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還是想不透。

他和她,是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中認識。她那時剛好返台一個月處理一些事務及手續,順道與朋友相約見面敍舊,而他則是為了拿幫忙購買的筆電給朋友才會出現在聚會的場合。

雖然他對於這個氣質出眾談吐得宜的女孩很有好感,不過他並不是個擅於人際關係的人,更不知道該怎麼搏取女生的好感,整場聚會他幾乎都在埋頭努力吃飯,掩飾自己的尷尬,那次聚會中他與她的互動並不多,如果點頭傻笑也稱得上是互動的話。

不過,隔天晚上他正準備睡覺時,他居然接到她主動打來的電話…



未完,請接勇氣(三)...


本文同步發佈於阿飛 不會飛

創作者介紹

阿飛依然不會飛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寶
  • 耶..我又是第二個留言!!
    期帶真的是文藝青年-阿飛的勇氣(三)呢~
  • 文藝青年聽起來挺爽的啊..

    阿飛 於 2008/09/29 23:48 回覆

  • 寶
  • 是期"待" =.=
  • 還好不是"臍帶"啊~~~

    阿飛 於 2008/09/29 23: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