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咕嚕的叫聲喊醒,每天早上她固定會在八點至九點之間走到枕頭邊把我叫醒,並不是因為貼心怕我上班遲到,我十二點才上班,而是提醒我該起床替他們弄早餐。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醒來卻記不得到底是什麼樣的夢,不知道為什麼,這種時候越試圖想要努力回想夢境反而會讓夢境越模糊,只會讓自己感覺更疲憊而已。最近偶 爾會像昨晚那樣難以入睡,以頻率來說,大約是一周會發生兩天,每當出現這種情形的隔天,就會覺得自己很像一台已經沒有電卻永遠無法充飽電力的故障相機,想 要記錄眼前出現的事物,卻不斷地被強迫自動關機。

替貓準備好早餐後,重新躺回床上卻怎麼也無法再入睡,果然是無法充電的故障相機,掙扎了大概半小時後決定放棄,最後我就帶著有點像正身處在肥皂泡泡裡與眼前世界隔離著的恍惚感出門,在附近的連鎖早餐店吃早餐,然後搭捷運去上班。

走進店門,發現大川哥拿著抺布正在擦拭櫃台的桌面,難得一見的景象,讓我一度懷疑是周圍的肥皂泡泡所引發的幻覺。

「唷,阿樹,快過來!」大川哥用著孩子般興奮的語氣打招呼。

有種不祥的預感,每次大川哥出現像小孩子發現新玩具時的口氣,通常會發生比四周被肥皂泡泡包圍住還要莫名其妙的事情。

上次他忽發奇想打算辦一場「大川影音節」,要在巷子放映露天電影給大家免費看,還煞有其事的找了隔壁「9號」咖啡館老闆與巷口雜貨店的老婆婆談「活動贊 助」,先不談活動要花多少費用及要辦多少官方手續,就已經被街坊鄰居以「會妨害日常生活作息」的理由否決。更久之前,他還曾經計劃邀請剛上市DVD的電影 導演與明星來店裡辦影友會,他不知羞恥的與相關人士在電話中周旋很久,最後人家寄來三張導演的簽名DVD,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他還得意洋洋的向我們炫耀。

「你的臉色怎麼看起來這麼難看?不舒服嗎?」大川哥從櫃台底下拿出瓦楞紙箱放在桌面上,總共有五個紙箱。

「沒事,只是昨晚沒睡好,最近偶爾會這樣。」
「失眠啊,那表示你平時的精力沒有適當的發洩,有空做些運動吧,你住的地方離這裡不算遠,以後有時間就用慢跑或騎單車的方式上下班,說不定有用。」
「哦,我會試試看的,大川哥也常失眠嗎?」
「失眠?開什麼玩笑,我跟你們不一樣,我不會為了過去懊惱,更不會為了明天煩惱,只會為了今天的事情動腦,所以從來沒有睡不著覺…」

我連忙改變話題,大川哥就是這樣,明明是簡單不過的日常對話,他都有辦法說出一長串莫名奇妙的道理,可以從失眠講到心理,再從心理講到人生,如果我不趕快問 他那些紙箱是什麼用途,阻止他繼續喋喋不休講下去,他肯定會講到類似「使我們苦惱憂慮的都是芝麻小事,我們可以閃躲一隻大象,卻躲不開一隻蒼蠅」這種摸不著頭緒又煩人的地方。

「我要舉辦一個『最愛影片』票選活動!」大川哥說這句話的表情實在很欠揍。

所謂的「最愛影片」票選 活動,就是把電影分成《劇情片》、《喜劇片》、《動作片》、《恐怖片》及《動畫片》五類,請顧客將最喜愛的電影名稱填寫在選票後,依照分類投入紙箱中,一 個月後公佈結果,獲得各分類最高票的前五名電影,DVD將以超低價格出租,而參加票選的顧客可以參加抽獎,頭獎是「五百元租片抵用券」(好寒酸的感覺)。

「什麼時候開始辦?」
「明天。」
「............」

於是整個下午的時間我與大川哥在裁切列印出來的選票渡過。小尹休假,今天是劇團每周固定排練的日子。

我們兩個正在爭論到底用剪刀還是刀片比較好的時候,有人從店門走進來。我拿著美工刀,大川哥拿著剪刀,兩人不約而同的定格,向進門的客人點頭示意。

這陣子,這個男客人經常上門,我們都有注意到他似乎都挑小尹有顧店的時候來。他看起來大約四十歲左右,每次來只是在貨架與櫃台之間晃來晃去,並沒有租借或購買任何影片就離開。

今天他還是如同往常,一進門後就在貨架間緩慢的晃著,從門口旁邊的二手DVD特價花車開始,再到新片區,然後劇情片區,接著動作片區…不過,我發現這次看得出來有些許的不同,他似乎探頭探腦的在找什麼,或許他今天終於想到要看什麼電影吧?我想。

「小尹今天沒來上班哦!」大川哥忽然大聲對他喊,然後笑嘻嘻的打招呼。

男客人被大川哥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楞了一下,其實就連我也嚇了一大跳,手上的美工刀沒拿穩把正要裁切的活動選票整張割壞掉,沒割到手算是走運。

他慌張的對著櫃台這邊一連點了好幾次頭,漲紅著臉快步走出店門,離去前還對我們說了一聲「謝謝」,非常突兀的「謝謝」。

從男客人的反應來看,我們確定是為了小尹才會經常來店裡。當然,為了小尹來店裡光顧的男人確實為數不少,畢竟她是那種任何人看到都會說「真美」的女孩,不需 要任何形容詞。又黑又亮的及肩長髮,眼睛明亮具有靈性,微笑時右邊臉頰會露出淺淺的酒窩,外貌給人溫柔、有氣質的感覺,但小尹其實是個活潑開朗大而化之的 男人婆。

連大川哥都曾經毫無避諱地對我說:「阿樹,其實我比較希望正職的員工是小尹。」

不過,這個客人與其他色瞇瞇的男客人不太一樣,那些客人總會藉故與小尹攀談,或是講幾句自認為風趣實則令人作噁的話來調戲人家,不然就是乾脆直接在歸還的DVD中夾著寫了手機號碼的紙條。他卻總是默默的來也默默的走,每次他出現的時候,店裡的氣氛似乎感覺會變得不同。

隔天,我決定詢問小尹對於這個客人的印象。那時我們三人正閒著沒事,大川哥在打遊戲機,小尹在看翻譯小說,我剛把「最愛影片票選活動」的宣傳海報貼好。

「你覺得那個客人怎麼樣?」我問。
「他啊,我覺得不會讓人討厭啊,雖然有點怪。」小尹想了半天才偏著頭回答我。
「他有和妳說過話嗎?」
「有啊,之前告訴我一段他自己的故事,還挺可憐的咧。」
「什麼樣的故事?」

小尹又偏著頭想了一下,然後開始滔滔不絕說起那個客人的故事。

他曾經在國內知名企業擔任程式設計師,雖然有優渥的待遇卻必須經常沒日沒夜的加班,有次下班後因為疲勞駕駛在路上發生意外,撞傷了一位騎機車的女孩,還造成 正值花樣年華的她從此失明,再也看不到這多采多姿的世界,事後他賠償了女孩的家人一大筆錢,但是金錢的補償並沒辦法消除他心中的罪惡感。於是他離開了原本待遇優渥的工作變成SOHO接案過活,並且隱瞞自己身份利用時間去接近她,想辦法彌補自己的過錯。後來他和女孩成為好友,還漸漸地被樂觀開朗勇敢面對失明打擊的她所吸引,他打算用自己一生的時間來照顧她,用自己所有的力量來守護她,不料他終是被女孩的家人發現了,從此他往後的人生不曾再見過那個女孩…

「他還說他不在乎女孩的家人怎麼想,他只想知道那女孩的心目中到底怎麼看待他,可惜已經沒有機會問她了。」小尹講完,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這根本就是《喋血雙雄》裡面小莊與珍妮的翻版嘛!」大川哥一動也沒動地盯著電視螢幕繼續玩遊戲。

《喋 血雙雄》是讓導演吳宇森引起好萊塢重視的代表作。周潤發飾演的小莊是個職業殺手,在一次槍戰中誤傷葉倩文飾演的夜總會歌手珍妮,導致她雙眼失明,為了彌補自己的錯誤,他籌錢準備要替珍妮做眼角膜移植手術。李修賢所飾演的警探則是原本要追捕小莊,卻發現小莊其實並不是十惡不赦的壞蛋,甚至是個本性善良的人, 逮捕他或許不算是伸張正義。電影結尾中在教堂裡的槍戰是最高潮,吳宇森創造了眩目華麗如詩意般的暴力美學及震撼人心的精彩結局,在燭光中映出的聖母像前飛 掠過的白鴿,更成為吳宇森動作片的經典畫面。

「這故事跟他常來店裡有什麼關聯?」我問。
「哦,因為我長得很像那個失明的女孩。」小尹一付好像理所當然的樣子。
「說不定只是他為了接近妳才瞎扯了這個故事啊。」
「不會,因為他那天特地帶了那個女孩的照片給我看,但是我覺得並沒有他說的那麼相像,只是神韻有點像而已。」

之後我們私下稱呼那個客人「小莊」。小莊消失了一個月後又再度出現,那次大川哥反常的免費讓他租一張DVD回家,我們問他為什麼,他卻裝出神秘的表情說:「傻孩子,這叫放長線釣大魚。」

小莊現在不再只是來看小尹也會租影片回去,偶爾大川哥還會打電話問他小尹在店裡要不要來租DVD,這種老闆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

和小莊混熟後發現他其實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怪,對於小尹也沒什麼可怕變態的企圖,而且他居然就住在我對面的那棟公寓,真巧。

一秒鐘的閃失換取一輩子的懊悔,一輩子的時間卻喚不回一秒鐘的相見,忽然覺得時間好不值錢,我躺在床上想。這次在腦海中的畫面換成小莊牽著女孩在公園中散步,微寒的春風陣陣吹拂著,廣場上的小孩來回奔跑著,夕陽餘暉長長地拉著他們兩人的影子,兩人恣意地笑著,女孩突然回過頭來看我,居然是小尹。

唉,我又失眠了。


你可能還沒看過..沒人喊卡的愛情(1)



本文同步發佈於阿飛也在痞客邦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ssica
  • 出現泡泡

    今天的故事果然沒人喊卡
    但我也不知道"cut"要喊在哪兒
    總還是覺得那"小莊"是不是入戲太深以為自己真的是小莊了
    這故事"真"的反而像是假的一樣
    難道我跟阿飛一樣其實身體周圍充滿了泡泡???
  • 故事本來就是真真假假囉..
    充滿泡泡其實也不錯啊
    凡事不用都看太清楚
    哈哈..

    阿飛 於 2009/03/10 16:57 回覆

  • wildrose
  • 我來準時收看了 書我收到囉 感謝唷
  • 謝謝你支持捐款!
    感動啊..
    希望你喜歡我的書

    阿飛 於 2009/03/10 16: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