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大叔的腰不太聽話,坐久、站久、走久就會開始痛起來,本來想說肌樂一噴就樂,想不到居然是豪洨的,結果噴了不但沒有樂,有一天還痛到差點想去灌兩杯通樂,話說男人的腰可是一生幸福的泉源,肝若不好,人生是黑白的,腰若不好,老婆是別人的啊,萬一腰痛的症頭好不了,到時可就真的靠夭了,身為堂堂男子漢,絕不能等閒視之!

 

先是回家稟報飛媽,說他兒子終於犯了全天下男人不該犯的毛病,本來想說兒子的幸福快沒了老媽應該很緊張,沒想到她老人家翻白眼給我看,說這個是小case,她有一個江湖上流傳已久的秘方,只要天天照著做,不要說腰痛,就連骨刺都會縮回去,遙想當年她與我阿姨就是用這招把腰痛治好的。

 

連骨刺都可以縮回去,有沒有這麼神奇?聽得我半信半疑,想說是不是叫我練什麼神秘氣功,該不會每天要去公園裡頭跟阿公阿媽一起甩甩手抖抖腳,這叫我怎麼好意思做呢…

  

結果飛媽說的秘方其實是DIY做來塗在腰部,她的方法聽起來感覺很像看台灣民間傳奇才會看到的東西,她是這樣子說的…去買艾葉一兩、已經炒黃的蟹殼一兩(螃蟹熟了不是變紅嗎?)
、米酒一斤,浸泡三日後即可使用,另外將麵粉乾炒成黃色,取適量的麵粉與酒攪拌成稠狀,塗抺於患部再用繃帶固定,每日1~2次,據說這樣就可以治好腰痛。

 

這個方法的效果如何我不知道,畢竟這聽起來不太像是用來治腰痛,比較像是某種料理的食譜啊,再加上本人生性懶惰,每天在家炒麵粉敷腰不太可能,我是連炒個麵填飽肚子都有點懶的人啊,所以我根本就沒有嘗試這個傳說連骨刺都可以縮回去的秘方,如果有哪位勤快的朋友有興趣試看看,麻煩再告訴我成效如何囉…

 

雖然沒有採用飛媽的方法,,倒是蝴蝶媽聞訊,立刻通報小蝴蝶說板橋地區有一良醫專治脊椎問題,讓我整個揪感心,當然也非常有可能是擔心女兒年紀輕輕就要守活寡了,不過確實給了我的腰部一道暖溫的曙光。

 

然後小蝴蝶就陪我前往那個隱身在民宅公寓頂樓的神秘治腰名師。話說那個老師很醋迷,在公寓門口裝了一個燈箱,好像下午兩點才開始看診,晚餐時間後只收20個病人,如果燈箱熄燈了就表示名額已滿,看到沒燈了就別白廢力氣爬上樓,這方法很像是以前青樓接到客人就會將門口的燈關掉一樣,來不及的客人只能在門口留下無限惆悵啊…

 

我第一次去看腰,發現原來腰部有問題的朋友還真不少,晚上才七點半左右20個病人的寇答就已經滿了,簡直比KTV的包廂還搶手,人家KTV還可以電話預約,這個醋迷老師還不接受電話訂位呢,另一個醋迷的地方,就是他在幫病人整椎喬骨頭的時候,手在忙著嘴巴也沒閒著,一直碎碎念,比方說「右邊椎間第三節突出、左邊第四節彎曲」之類的話,邊唸邊幫病人喬,這讓我想起武俠片中的點穴高手一邊喊著穴位一邊下手然後對方就動彈不得的情景。

 

經過他的診斷,說我的脊椎下方不知道第幾節突出,除了幫我用手喬之外,還要用一種設備拉腰,據說是可以將脊椎拉直恢復彈性的一種設備,就是在床上把你的腰固定好,然後往上半身的反方向來回拉扯,像是要把你的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開一樣,有點像是古代弩炮的概念,只是我變成了那隻被拉的弩,這感覺讓我有點體會到古代五馬分屍的殘酷,實行這種酷刑的人,他們的腦袋瓜究竟是裝了什麼樣的大便呢?

 

想想在同一時間的人們,有的人正在參與著上海世博會的熱潮,有的人正在海產店與朋友爽快地乾杯,有的人正在棒球場的內野席上搖旗吶喊,而我卻只能躺在床上體會著上體與下體分分合合的滋味,我不禁湧起一陣惆悵…幹,我的腰。

 

不過,經過了三個星期的治療,也就是三次上體及下體的分合後,腰痛確實減緩了,背部也不再緊繃了,看來是有些效果,希望過一陣子,我的腰痛能夠完全根治,到時40歲也是一尾活龍啊!

 

 

 

本文同步發佈於阿飛 不會飛

創作者介紹

阿飛依然不會飛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ldrose
  • 有沒有看肩膀的ㄚ? 莓子左肩廢很久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