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昨晚在看劉梓潔的散文集《父後七日》,其中有一篇的開頭章節提到參加靈修課程,讓我回憶起多年前的經驗,大概是退伍後進入江湖走跳前幾年的事情吧...

我曾經在公司的要求下參加過不知道算是潛能開發還是心靈成長的課程,類似的課程在那時候非常流行,好像有舉辦這樣的活動才稱得上是有點規模的企業,差不多那樣的感覺。當時大叔工作的公司大概是怕不搞一下會被人以為不長進,所以也規劃了課程要求員工全部都去參加。

那樣的課程差不多都是那樣子,先讓參加的學員自我介紹,接著就是一些心理分析、激勵課程或者類以團康活動的互動遊戲,總之都是一些讓我想睡覺的項目。

然後在中餐之後,重頭戲來了。

講師叫大家圍成一圈,盤腿而坐,那個項目大概是暝想或是心靈療癒吧?我已經忘了,他叫所有人閉上雙眼全身放鬆,然後開始播放音樂,還是那種讓人非常想睡的詭異音樂,本來就已經很想睡覺的我,有這樣的時間可以小憩片刻真是求之不得,接著講師就要大家在非常煽情又放鬆的怪異氣氛中回想一些事情...

「請各位回想自己在工作中或者跟同事的相處中是否有什麼你想要彌補的錯誤。」

然後現場除了音樂聲,陷入一片寂靜,我根本沒去回想什麼工作中的事,只是趁機補眠而已,像我這種不知長進的傢伙參加這種課程真是浪費公司資源,但那時我想其他人應該也是跟我一樣是在睡覺吧?

過了不久,我突然聽到有人在啜泣了...究竟有什麼好哭的?在哭的傢伙到底是在工作上出了什麼大錯誤,是在老闆的咖啡吐痰還是廁所的衛生紙其實都是他偷的?我實在不懂為什麼要哭,那時我其實快要笑出來了啊!

接著講師又叫大家回想幾個事情,大概是童年還是成長過程的事,隨著回想的事越多,啜泣聲也越多,甚至連吸鼻涕的聲音都出現,現場的哭泣聲此起彼落,氣氛越來越詭異,越來越可怕了,這下子我真的笑不出來了...

靠北,我的成長過程沒特別順利啊!我為什麼沒哭?

我小時候爸媽就離婚了,雖然還是很正常地長大成人了,但應該算是很可憐的啊!

我的工作也不是沒有錯誤啊!可是也沒錯到需要悲傷的地步啊!

怎麼大家都在哭了,我他媽的連眼眶都沒紅,但在那種氣氛下,感覺我如果沒跟著哭,好像我不是個有血有淚的人那樣。於是我開始很認真地投入感情,試著去回想一些應該會悲傷的事情,也試著用力擠眼睛看看能不能擠出一點眼淚來,不過還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幹,我還真不是人啊!

那時我真後悔自己沒有隨身帶著眼藥水,沒辦法,我只好趁著別人沒注意的時候,偷偷用手在眼睛用力擠壓,沾了一點口水抺在眼睛四周,雖然對流眼淚沒什麼幫助,至少看起來眼眶有點紅紅也濕濕的感覺。

現在想起來,我當時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想哭就不想哭啊,大概是覺得自己沒有哭好像是不合群、不投入的表現吧?只是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大家為什麼可以這麼投入,為什麼這麼容易就被人引導到某種情境裡面,其實不是我有問題吧?有參加過的朋友們應該有很多像我一樣無辦法投入覺得自己像笨蛋吧?

之後我對於參加任何類似課程就非常排斥,總覺得去參加太浪費錢了,何必花錢又讓自己陷入尷尬的處境呢...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閒鹹辣媽

  • 我聽一些認識的人參加圓桌的課程也是這樣耶~~
    我的感覺....除了矯情,還是矯情
    難道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沒自省能力嗎?
  • 哈哈..也許對於有些人確實有激勵的作用,但對我這種人沒用囉

    阿飛 於 2011/03/29 10:12 回覆

  • 畢曲諾寶姐
  •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過啊, 只不過我連沾口水抹在眼睛四周的誠意都沒有.
    真是沒血沒目屎啊啊啊...
  • 哈哈,應該是大叔生性合群,害怕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就是個臭俗啊啦!

    阿飛 於 2011/04/12 11:43 回覆

  • 張淑婷
  • 深有同感ㄚ~
    最近我們大樓社區搬來了一些開班授課有關心靈成長課程的住戶
    他們很活潑 很熱情 總是很high的邀約社區住戶去"聽聽看"!!

    有鑒於我老爸老媽總愛參加直銷團體消磨老人時間(所以我也被迫參加旁聽過幾次....)
    但不知是我太理智還是太鐵齒或是講師太遜(從沒有什麼課程可以打動我)
    所以不管我有多好奇所謂"心靈成長"課程的內容
    也實在不想浪費時間去參加
    尤其又是同社區的鄰居
    萬一去聽了沒哭沒感動也沒報名...那以後見面就尷尬了!
    而且~也覺得人生本來就是要有悲喜有起落,怎麼可能去上課就讓人覺得一切變美好!又不是嗑藥
  • 我們是同類人!

    阿飛 於 2012/03/02 16: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