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of television

閱讀本篇文章前建議先看過:短篇故事(上)

女人開始講電話的同時,電視機忽然發出沙沙的聲響,畫面出現充滿雜訊的白色影像,等了約兩秒鐘,畫面逐漸變成有景物的影像,但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又隨即開始扭曲變形不停閃動,然後再度變回充滿雜訊的白色影像,接著「啪嚓」一下影像立刻跳了出來,那看起來像是某間餐廳的監視器黑白畫面,從上方正在監看某一桌的客人,畫質雖然不算頂好,但還稱得上清楚,沒什麼好抱怨的。

畫面中有一對男女隔著餐桌面對面坐著,大概已經用完餐了,桌上只剩下咖啡及吃到一半的甜點,身穿西裝的男人坐的位置剛好對著鏡頭,西裝及長相看起來質感良好,正在接聽手機的樣子,身穿碎花長洋裝的女人則背對著畫面,雖然看不到臉,但總覺得那身影有種熟悉的感覺。

「可以麻煩你請對面的女士聽電話嗎?謝謝。」女人用充滿魅力的緩慢語調說話。

原本以為女人講完開場白後又要接著說那些挑逗性的語言,但出乎意料地,她並沒有按照腳本演出。另外,女人打電話的對象應該就是電視畫面裡的男人。雖然看得不太清楚,但是我可以明顯感覺到畫面裡那位先生的驚訝神情,並且不自覺地望向坐在對面的女人。更出乎意料地,男人居然沒有質問原因就把手機遞給女人。大概是身穿洋裝的那位小姐覺得奇怪吧,兩人彼此交談了幾句,可是電視好像只能顯示影像,沒有任何聲音,我沒辦法知道他們談話的內容,但她終究還是妥協,用右手接過了手機,看著手機遲疑了一會兒,最後終於將它靠向右耳,決定接聽這通突如其來的奇怪電話。

「小姐,我要告訴妳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哦。」女人說。

我不曉得那位穿洋裝的小姐回應什麼,倒是面前這位裸著身體的女人突然對著我眨一下右眼,嘟起嘴做出隔空親吻的模樣,我當然只能無奈地看著那模樣,除了不能開口、不能動作,我似乎連無奈的表情也無法表現出來了。她對我微微笑,令人感覺舒服的笑法,如果不是在這種狀態下相遇,或許我會很願意與她做個不錯的朋友。

「妳與大學時代的舊情人去約會的事情,」女人似乎是想吊對方胃口故意停頓一下才繼續說下去「妳的男人已經清楚地知道了。」

「不,應該說是清楚地看到了哦。」她又停頓了一會兒再繼續說「其實這種事情會被他知道,妳自己早就應該要心理準備了,不是嗎?」

雖然那位洋裝小姐背對著鏡頭,畫面也不算清晰,但我還是看到她頭部隨著拿手機的手輕微地晃動一下,非常輕微的晃動,那可能是震驚所引起的反應,或許也可能是我自己的錯覺。洋裝小姐舉起左手在耳後與頸子交會的部位輕輕地抓了幾下,她這個動作讓我心頭一震,她們暫時沒有繼續交談,我默默地注視著畫面裡那位小姐的動作,仔細地觀察她的身形,終於幾乎可以確定是應該正在與幾位多年未見的朋友聚餐的,她。

她每次在專心思考事情的時候,總會有用手輕抓頸子或摸耳朵的習慣。仔細想,真要命,我居然完全不記得她今天究竟是做什麼樣的打扮,原來她是穿了碎花長洋裝出門的,做為人家的另一半的我實在太失職了,到底已經多久沒有注意到她的穿著打扮了?或許她曾經穿著夏威夷草裙在廚房做菜,我還是渾然不覺,這也是絕對有可能的事情。

與她一起用餐的男人到底是誰?印象中她沒有向我提起過那個人,那位質感良好的先生拿著咖啡匙不停地攪拌杯裡所剩不多的咖啡,一面用有點擔心的眼神看著她。按照女人的說法,男人是她大學時代的情人,我想起她提過的三段感情,但在大學時期是不曾聽過的,是空白的,沒有被提起。彷彿她的大學生活是完全不存在的。

「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說。這句話當然只能在心裡說,我依然不能開口,依然得不到任何答案。事實上,連我們之間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問題都不太清楚了,我根本不知道該找到什麼樣的答案?

「小姐,雖然妳一直不說話,但我想自己應該可以多少了解妳的心情,沒關係的,那個本來就是你們雙方的事情,我只不過是個橋樑而已。」女人嘆口氣再說。「既然妳不說話,我們彼此就不要浪費時間,接下來請把妳的男人交給我吧。」

女人還握著話筒等待了三秒鐘,對方似乎還是沒有回應,她便把電話掛上了。

畫面裡的她看了一下手機螢幕,隨即將手機交還給坐在對面的男人。西裝男不知道開口問了她什麼,她又舉起手摸著耳朵,微微偏著頭開始思考。突然電視機又發出沙沙的聲響,影像再度扭曲變形,接著轉變成白色的雜訊影像,最後終於回到什麼都沒有的純藍畫面。那種毫無任何表情的藍色。

「我現在是裸體的哦,剛洗完澡,還帶點濕氣和香氣的身體,乳房小小的,還有翹翹的臀,而且皮膚光滑又緊實哦…」

女人又開始用充滿挑逗意味的性感表情與語調對我說話。一面對著我說話,一面慢慢地走向我過來。像是模特兒在伸展台上展示服裝的那種走法,只是她現在向我展示的是美麗的左乳房下方有顆黑痣的胴體。隨著她越走越近,我的腦袋越來越混亂,腦海裡一下出現身穿碎花長洋裝的她抓著頸子思考事情的模樣,一會兒又出現身穿質感良好的西服的男人在攪拌咖啡的畫面,眼前又有一個裸體的女人不斷地挑逗並靠近我,那種感覺就像戴著度數太深的眼鏡在坐雲霄飛車。四周的風景像剛才的電視機畫面一樣,開始扭曲變形,讓人頭昏目炫。

終於那個女人走到我的面前,接著將小巧勻稱的胸部慢慢地靠向我的臉來,怪異的是我感受不到她胸部的觸感,反而感覺自己逐漸被包覆進入她的體內,四周陷入完全的漆黑,就像我這個人將會被她吞噬殆盡,恐怖的感覺迅速地從內心深處竄至身體表面。然後身體的感覺總算回來了,自己的手又變回自己的手,自己的腳也變回自己的腳,於是我在深深的黑暗中極力掙扎,在即將被黑暗吞噬進去的時候,我看到了一道光線。

出現在眼前的是天花板上的電燈。我躺在床上,恐怖的感覺還殘存在皮膚表面,還能夠聽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聲,頭皮還在發麻,我轉頭想去看放在床邊櫃的手機顯示時鐘,卻發現穿小碎花長洋裝的她站在床邊靜靜地凝視著我,正打算問她現在時間的時候,她忽然拿起我的手機將螢幕秀給我看…

我看到螢幕顯示了一則簡訊:「你為什麼不接電話?我現在是裸體的哦,剛洗完澡,想要你抱著我…」

慘了,這下子真的要我的老命了。

, , , ,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