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的早晨,在小小的一房一廳的空間裡。

你在流理台那裡處理著食材準備午飯,先把馬鈴薯和紅蘿蔔仔細刷洗過然後切成塊狀,接著將洗過的蒽切段,再把生薑切片,過程中只有菜刀踫撞砧板發出的聲響。

我在餐桌這裡準備貓的午飯,打開鮪魚罐頭先用開水將肉過多的油脂沖掉,然後將鮪魚肉與貓飼料平均分成兩份,分別放進兩隻貓的碗裡,過程中只有湯匙踫撞罐頭發出的聲響。

你將食材依序放進水滾的鍋裡,倒進些許醬油及味醂,食材在鍋裡跳著舞,再把早已準備好的肉片一片一片地慢慢放入,然後是蒟蒻絲、薑片與葱段,那感覺像在畫一幅風景素描般的專心,這時公貓咚咚咚地跑到你那裡,用頭與身體在你腳邊來回磨蹭,他撒嬌似輕叫了一聲,便趴在那裡等著你去撫摸他。

我在煮咖啡,先倒熱水在馬克杯溫杯,接著把熱水倒入法式濾壓壼裡溫壼,把熱水倒出,放進適量的咖啡粉,又將熱水沖回濾壓壼,靜置一會兒,讓咖啡粉慢慢地沈澱,將蓋子的濾網壓下把咖啡渣隔開,這樣咖啡煮好了。母貓伏身在他的碗旁,津津有味地吃著午飯,感覺有種連碗都可以吞下去的氣勢。

你利用燉煮的空檔,將洗衣籃裡的待洗衣物簡單分類,分好的一部份丟進陽臺的洗衣機,按下啟動鈕開始洗衣,又跑到音響旁換了《2046》電影原聲帶的CD,按下播放鈕,第一首曲子〈2046 Main Theme (With Percussion) 〉從喇叭輕輕地流洩出來,你露出滿意的表情後再度回到食材正跳著舞的鍋子前,用湯匙溫柔地檢查鍋裡食材的狀況,香味也是輕輕地流洩出來。

我拿著裝咖啡的馬克杯坐在沙發上,這是你挑了好久等了好久才買到的復古沙發,也是被貓當成練爪子在用而顯得有點哀傷的復古沙發。貓,從來不會考慮到一張復古沙發身為一張復古沙發的立場與感受的。

我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在準備午餐的妳,這時母貓跳上我的大腿,稍微調整一下姿勢,就這樣理所當然地趴了下來。貓,當然也是從來不會考慮到一個貓奴身為一個貓奴的立場與感受的。

你看著料理,一個人與兩隻貓看著你。

就這樣。我們一直沒有說話。

我們,靜靜的,近近的。兩個人,兩隻貓,感覺挺好的。

 

, , , ,

阿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iao
  • 好幸福....^^
  • cch
  • 我喜歡